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多地发布企业工资指导线方案 一线职工获“重点照顾”

多地发布企业工资指导线方案 一线职工获“重点照顾”

信息更新时间:2019-11-22 14:55:10关度指数:1691

越来越多的公司相继出台了工资指导计划-

有句谚语说企业的工资是如何增加的。

《经济日报》记者的一份调查发现,迄今为止,许多公司已经相继发布了2019年工资指导方针的计划。工资指导方针的基线通常在5%到8.5%之间,在线和离线标准显示出适度的调整。与此同时,各地都要求努力提高一线工人的工资水平。这主要是为了消除不合理的收入分配差距,解决普通工人工资水平低、工资增长缓慢的问题-

最近,越来越多的企业发布了工资指导方针。例如,江西省最近发布了2019年企业工资指导方针,提出了8%的平均货币工资增长基线。贵州省发布2019年企业工资指导线,明确2019年平均货币工资增长基线为7%。

据《经济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10月初,北京、天津、上海、山西、山东、内蒙古、陕西、云南、江西、贵州、辽宁、新疆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先后发布了2019年企业工资指引计划。上述领域2019年企业工资指导方针的基线一般在5%至8.5%之间。

企业工资指导原则的适度调整

中国企业工资指导制度是市场经济体制下的一种宏观调控形式。为了实现宏观经济目标,政府引导企业根据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等社会经济指标确定工资增长水平。这也是企业进行工资集体谈判的基本依据。它由基线、上线(也称为“预警线”)和下线组成。

所谓工资增长基线一般是指企业的平均工资增长率,适用于生产发展正常、经济效益增长正常的企业。工资增长线可以称为预警线,适用于经济快速增长的企业。加薪下限适用于经济效益或损失减少的企业。

记者发现,今年以来,陕西已经公布了2%的企业工资指导线下限,上海2%至3%,天津、新疆、云南、江西、贵州3%,北京3.5%,山西、辽宁4%。也就是说,对于这些地区的经济效益急剧下降或亏损的企业来说,其员工工资的增长可以参照各地区设定的下线。就企业在线工资指引而言,新疆为9%,云南和内蒙古为11%,陕西、天津、山西、辽宁和贵州为12%,而北京、上海和江西尚未建立在线工资指引。

此外,一些城市还发布了企业工资指导方针。例如,今年8月底,青岛市发布了《青岛市人民政府关于发布2019年企业工资指导线的通知》。2019年企业工资指导线以2018年全国城镇单位职工平均工资为基础,企业职工货币工资增长基线为8%。

记者注意到,许多企业的网上和网下薪酬准则标准都出现了适度的调整。与2018年相比,山西省企业今年的平均工资增长保持不变,基线和上线均下降了0.5个百分点。云南省的平均工资增长在上线和基线保持不变,而下线增加了1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行业的工资指导方针是不同的。例如,天津市企业货币工资增长基线按行业划分如下:建筑6.6%,批发零售7.7%,运输、仓储和邮政6.6%,住宿和餐饮7.7%,租赁和商业服务8.6%,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7.4%,住宅服务、维修和其他服务7.7%;上述行业企业的货币工资在线增长12%,离线增长3%。

一线工人接受“关键护理”

记者注意到,许多企业在2019年的工资指导线通知中要求,应努力提高一线工人的工资水平。

北京提出,各类企业应合理确定内部薪酬体系,消除不合理的收入分配差距,积极开展集体工资谈判,努力提高工资水平低、增长缓慢的普通工人的工资水平,特别是在生产线上工作的工人和技术工人。

上海要求工资分配向重点岗位、生产服务一线岗位和急需人才倾斜。低工资水平的一线工人的工资增长率不应低于本企业员工的平均工资增长率,本企业高管的工资增长率应低于本企业员工的平均工资增长率。

专家指出,企业的工资调整涉及更多的一线工人。企业应消除不合理的收入分配差距,着力解决普通职工工资水平低、工资增长缓慢的问题。全国都把重点放在提高一线工人的工资水平上,并努力提高一线工人的收入。目的是确保普通工人能够通过劳动获得合理的收入。

“企业要正确处理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的关系。在坚持按劳分配原则的前提下,努力提高一线工人,特别是技术工人和农民工的工资水平,使一线工人的工资增长不低于企业的平均工资增长水平。”江西省人民社会事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

全要素分配机制仍需完善

应当指出,与最低工资标准不同,企业工资指导方针制度不是强制性的。

“企业薪酬指引是政府根据经济发展调控目标向社会发布的年度加薪建议。这是指导信息,不具有强制约束力。”云南省人民社会事务厅有关负责人表示,企业工资指导线的主要功能是指导企业在生产发展和经济效益提高的基础上合理控制劳动力成本,为企业与员工进行工资集体谈判和企业自身合理确定工资增长水平提供参考依据, 引导谈判结果与企业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经济效益增长相协调,实现员工工资的正常增长。

记者注意到,对于经济效益特别差的企业,一些地区已经明确表示,工资涨幅可以低于线下企业。例如,山西规定,如果企业因生产经营困难而无法安排员工加薪,工资水平可以确定在工资指导线的下限以下(包括零增长或负增长),但必须依法通过必要的民主程序确定,企业支付给在法定工作时间内提供正常劳动的员工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内蒙古已经明确表示,由于生产经营困难严重,经济效益明显下降,经过必要的民主程序后,职工工资可以为零或适当负增长。职工在法定工作时间内提供正常工作的,企业支付给职工的货币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今年以来,上海、重庆、陕西、北京等地相继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最近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上海和北京分别以每月2480元和每小时24元的速度位居全国最低月工资标准和最低小时工资标准榜首。专家表示,为了保护员工的合法权益,企业有必要建立集体工资协商机制、正常工资增长机制、工资支付保障机制等相关机制,正确处理劳资分配关系。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院企业薪酬研究室主任刘俊生认为,随着企业根据市场需求下订单,员工可以根据订单自由选择提供劳动力。如何给商品化劳动力定价将成为相关部门面临的新挑战。因此,今后应更加重视完善劳动力、管理、技术、知识、创造力等各要素的分配机制。,从而激发生产要素所有者的积极性,促进各种生产要素在生产中的竞争。

(来源:经济日报)


北京快三 新疆11选5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快乐8投注


上一篇:别怕丛台区没房挑!3个未开新盘以及棚户区改造值得关注

下一篇:冠军科技终止收购即时通讯平台股权
图文推荐